Monday, January 22, 2007

久违了,中文

睡觉前的惯性不安,应该是从香港回来之后开始的。
正确来说,是香港工作落地之后。
毕业展切断了我寻找工作的念头,家里的婚礼占据了毕业前的不安。似乎从毕业后开始,没有一刻不是在为工作烦着。
以缩小地球的角度来看,我的烦恼微不足道。因为象Will Smith需要出售高密度X光仪器的大有人在。我不需要因为一份工作一个市场而颓丧。
但回望罢念绘测,重修辅导班,花费三年有余才念成的广告设计,仍然不能达到出人拔萃的地步。有时想干脆去念商科算了。
X君说的对,其实无论如何我都会有不满的地方。那到头来,我需要的是一个目标。一个奋斗,积极的出发点。
其实,那比寻找一份适合的工作,要困难多了。
人生的希望和抱负,仿佛在毕业那一刻,就结束了。再用Will Smith的话,中学时代,历史拿到A时的喜悦, 那仿佛可以投射未来前途的喜悦, 在我踏上毕业台拥抱科长的那一霎那,结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