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anuary 25, 2007

终于悲哀的外国语

每次读过了村上的书,都有一股写作的冲动。怀疑自己是否对日本文学有偏袒的思维。但仔细想想,真正细读的日本作家也不过是村上春树,村上龙,吉本巴娜娜而已。后两者其实也不能称是细读,顶多也是两部作品。常见的日文畅销书如《在世界中心呼唤爱》或《一公升的眼泪》等更是不用提。直接下载翻拍成的日剧就够了。
只有对春树是到了中英文翻译都重读一遍的地步。但他本人也承认作品深受外国作家影响。除了地名和人物名字以外,似乎找不对日本文化独特的写照。
而春上龙的《69》是关于受西方文化冲击的日本中学生的生活写照。
巴娜娜的《厨房》也是看了被翻拍成的香港电影才感兴趣的。
所以到这个地步,我很光明正大的认为自己对日本文学绝对没有偏袒。只是纯粹很巧合地被村上春树的作品吸引而已。就是这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