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August 14, 2007

众里寻他千百度, 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

在发现你不见后,不责怪自己的无能。反而先紧握确保电话与钥匙的安全,再庆幸失去的只不过是可以被取代的你。
我变了。看着火车高速形成的线条时我是那么地想着。
是绝望让我如此松懈,亦或纯粹是懒散?
睡前的我虽然有点懊恼,同时却是满足的。满足除了你以外,海棠依旧。满足失去你的我,让我更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其他。
安息吧,皮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