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April 21, 2008

二點零。

當我發覺竟然可以在沒有睡眠的情況下渡過一天,然後在床上絲毫沒有記憶,果然,長大了。
乾了杯過夜的Pinot Noir,睡覺去。
今天的事,明天再說。
唯一清楚的是,在醫院照X光等了半小時,竟然可以享折扣。私人機構果然不簡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