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September 22, 2005

她说:可以的话,拿我当感冒药吧

最近心情非常地飘浮不定。
看了太多王家卫的电影, 现实生活不但似乎慢了半拍,而且缺乏色彩。
这种感觉我不会用英文表达。 外行人看了也不明白。
失恋后的第九十九天, 我开始惦念另外一个女人。
虽然我连她的名字都不晓得。
每个人失恋后都有一段感情空白期。就是感情变真空,内心不容许有任何人的一段时间。感情空白期是长是短,应人而异。有些人不嫌弃真空;有些的内心则由始至终都是满的。
没想到,坚持保守的我,心里只能维持真空不到一百天。
爱情在六十年代是一个很长,很大的病:爱一个人是二三十年的事;现在只可能是一个小感冒。
我想,我痊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