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May 10, 2006

死角

凌晨五点半。整理我的苹果电脑时发现一篇感想。日期不明。
推断寿命为两年。标题:《死角》。

“最近脑袋常有碰死角的情况。
对于时常暗地里自负富有创意细胞的我,无疑是自信的一大打击。
尤其是面对着创意意识蛮高的一群人时,那无能感更是逼人。

我想,我开始老了。
或者说,我的学习意识接近饱和了。
虽然我只有二十岁。

曾听我妈说,小时候的吸收能力很惊人。
她总在晚上唱歌哄我睡觉。
而我常在第二晚一字不漏地回唱给她听。
虽然那时我只有三岁。

现在的我,总会向往三岁的我。
不止是记忆的发达,还有思想的单纯,对未来的无知。
纵然只是听唱儿歌,至少我期待每晚的到来,然后开心地入睡。
现在的我,能记得的儿歌寥寥无几,时不时不禁感到惭愧汗颜。
同时对于失去吸收能力感到惋惜。 ”

两年后重读这篇感想,我的反应是: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我还蛮诗情画意的嘛!
可能是凌晨,或者待会儿有作业要交的关系,大脑真的传送了很多让我发笑的神经讯息。明天再读一篇,才会有点感觉吧。
或许当我发现两年后我的情况如故时,会跑去投江也说不定。
儿歌,我还玩泥沙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