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January 16, 2011

古谷誰?


嗨,中文,好久不見。
已經有十年了吧?在太平街的書蟲潮濕一角挖掘出稍微發毛的《稻中兵團》
今晚心血剛好碰上來潮,速讀了古谷實的《白晝之雨》。應該說他是變態得有點寫實,還是寫實得有點變態?
初中時被他的單刀直入,毫無遮掩的下流吸引。現在他的風格卻哲學得讓人窒息,甚至悲哀。
是我變了嗎?在暗暗希望殺人犯被逮捕的同時,竟然也會萌生同情和體會。
為甚麼他就不能恢復以前的青春陰毛笑話,卻偏偏得探討社會如此黑惡的玄關?